色彩风格

过 早

【字号:      时间:2021-12-20      

  老余一直住在古城里。每天早上,他都会到北门城墙下的“马记”面馆过早。一筷子炸酱面入口,麻和辣在舌尖剧烈翻滚。一口黄酒入喉,麻和辣快速退场,鲜和香在口中四溢。一个卤鸡蛋入胃,一天的幸福时光就此开启。打老余记事起,过早就这样,五十多年如一日。 

  一年前,老余家巷子南头来了新街坊老王。听人说老王以前是干采购的,先是国内采,后来全球采了。老王一出现在“马记”,很快就成了那里的焦点。从刀削面、烩面、阳春面、担担面到意大利面、日式拉面,只要你能叫得出名字的面,老王都能给你说出个一二三。听老王活色生香地聊面那是一种享受。每次听完老余无不感慨,自己这过早就不是生活,是活。碗里的炸酱面不再麻辣鲜香,面馆里的桌椅板凳哪儿哪儿都不对。终于,老余决定不再去“马记”吃面。他强迫自己,就是习惯性地走到“马记”门口,也要坚决地急转弯。他要吃遍城里城外的所有面馆! 

  之后,“马记”里没了老余的身影,但总有谁谁在哪家面馆碰上老余过早的消息传来。 

  昨天早上,老余突然出现在“马记”。一屋子的人嘘寒问暖,“又升官了?”“搬新家了?”“抱孙子去了?”....老余报以微笑,埋头吃面不语。孔老师上前拍拍老余的肩膀,一双深邃的眼睛从厚厚的镜片里定定地看着老余,缓缓地说:“你小子打的是这儿炸酱面的底子,到了还得回这儿过早。这是你的命!” 

  老余对人说他信命。